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大全 > 正文

一文读懂“辱妻杀人案”:嫌犯上访无果后杀人被判无期

来源:网络教育信息网 时间:2018-03-07 00:00

划重点

  1. 近日,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发终审判决书,判处毕志新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赔偿冀鹏家人共计2万余元。其妻表示不能接受无期徒刑的判决结果,将着手进行申诉。
  2. 2015年10月21日,合议庭酌情考虑后一审宣判,以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毕志新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;并判处毕志新附带赔偿冀鹏的母亲、妻子及两个孩子14万余元。该案宣判后,原审被告人毕志新提出上诉;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嫌赔得少,也提出上诉。
  3. 2015年2月5日18时许,毕志新酒后拿镰刀和菜刀找到冀鹏,将其打死。同年8月5日,保定中院在涞源县法院开庭审理该案。检察机关指控毕志新故意杀人,冀鹏的母亲、妻子及一双儿女附带提出高达500万余元的民事索赔,并要求法庭判毕志新死刑。
  4. 毕志新妻子称,其同村邻居冀鹏强奸了她3次。毕志新随后与对方交涉解决此事。冀鹏先是认赔5万元,但后来一分没赔,并扬言要报复。夫妻俩报案后冀鹏却被先抓后放,此后夫妻进京上访,回来却被公安拘留。

曾秀梅自事发至今第一次回自己的家

一、丈夫毕志新:冀鹏强奸了他的妻子曾秀梅,三次

妻子曾秀梅告诉毕志新,其同村邻居冀鹏分别在2014年农历的六月十八日、六月底和七月初3次强奸了她。得知此事后的毕志新很生气,暴跳如雷。“一次我遇到冀鹏,问这事儿该怎么处理,他摇下车窗玻璃,说‘你爱哪儿告哪儿告,老子有的是人,老子候着你’,这让我感到很压抑。”因怕当过兵的冀鹏伤了自己,他出家门后又返回,拿了两把镰刀和一把菜刀。毕志新来到冀鹏家大门西侧的胡同里,冀鹏捡起一块石头砸了他的头,他便用镰刀背打冀鹏。正巧此时曾秀梅也追过来,开始拉架。“我用镰刀头开始乱扎冀鹏的头和脖子,右手还从衣兜里拿出菜刀,乱扎冀鹏的头、脖子,冀鹏靠在了墙上,我知道出事儿了。”毕志新让曾秀梅拿自己的手机打了110报警。

毕志新旧宅,如今只有他父亲一人居住。

二、邻居冀鹏:发生3次性关系都是曾秀自愿的

冀鹏在接受讯问时称,3次性关系均是曾秀梅自愿的。他说,自己很少给曾秀梅打电话,倒是曾秀梅常给自己打。此外,冀鹏否认曾威胁曾秀梅。关于扯断的银项链,冀鹏解释是两人在亲吻时弄断的。冀鹏还称,他没有向曾秀梅允诺过要送她一辆车,也没给过曾秀梅钱,曾秀梅曾提出向其借钱,但自己没有借给她。

冀家大门上挂着锁

三、妻子曾秀梅:不能接受丈夫被判无期

第一次的时候,第一次是她准备出门到县城转公交车回娘家。“冀鹏开着面包车过来,说他要到县城买菜,正好捎上我。”曾秀称,她没有拒绝。从娘家返回的路上,冀鹏提出附近有个纪念碑,要拉她去看看。“我有些怕,要其停车,并要开车门,但他抓住我的手,说‘跳下去你就活不了了’。”两人在纪念碑处待了有10分钟。后来,冀鹏一路拽着她进了山,将她推倒在一处平地上,实施了强奸。“他说如果我同意,就给我买辆车子,我胡乱挣扎,还把他的项链也拽断了,我的内裤也撕坏了,他威胁让我老实点,再不同意小心他的刀!”事发后,冀鹏要求她不准对任何人说。“他说如果说出去就杀了我的孩子。”冀鹏此后又强奸了她两次。毕志新去找冀鹏是为了解决我被强奸的事情,冀鹏先用石头打了他,把他的头打出血了,他才和冀鹏打起来的。而且是因为先有冀鹏强奸我的事,毕志新接受不了。如果当时他不强奸我,就没有后面的事了。如果他赔了钱,可能也就算了。现在律师是免费帮我在打官司,我根本拿不出钱来赔冀鹏家。她表示不能接受无期徒刑的判决结果,将着手进行申诉。

四、焦点:冀鹏为什么没有被批捕?

对于既然已经认定冀鹏涉嫌强奸,为何没对其采取强制措施的疑问,涞源县公安局负责该案侦办的一负责人称,其已将该案报涞源县检察院批捕,但涞源县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,一直未下通知进行批捕。涞源县检察院批捕科一相关负责人则回复称,其未见有该案移送至批捕科。涞源县检察院登记处明确答复称没有收到该案的相关批捕申请,“如果申请了,无论是否立案,都应有文书,没有文书,就说明没有递交”。针对涞源县检察院所称没有收到相关报捕材料等情况,涞源县公安局另一相关负责人称,“也有可能是公安局同检察院私下沟通的结果,检察院认为是条件不够批捕,所以公安局就没有报批”。但该种说法被涞源县检察院回应称,“不可能”。之后几天,涞源县公安局和涞源县人民检察院却又双双开出情况说明,“相互印证”称公安局曾“口头”商请检察院提前介入。

结局:

曾秀梅说,她目前生活的唯一目标就是为毕志新讨个公道,然后拉扯孩子长大。如果结局不能改变会不会考虑离婚?曾秀梅沉默了两秒,“目前还没想过。”她还有其他太多需要考虑的问题:濒临绝境的亲戚关系、孩子上学生活的费用、打官司欠下的债务,还有并不算健康的身体。

冀鹏的妻子王学晴(化名)面临着相同甚至更严重的考验。时至今日,冀鹏的尸体都还未下葬,村里的人说,欠下的停尸费数以十万计。而自从出事后,王学晴和两个孩子便搬离了张家庄村,再未回来。关于她现在在哪,什么情况,鲜有人知。“她现在靠政府的救济金生活。”冀鹏的姑姑说,即使是亲人的电话,王学晴几乎也不接。